《急诊科医生》导演刘雪松: 不被人骂是庸才

发布时间:2019-04-29 20:08  点击次数:57  来源:成都市京健人民医院

《急诊科医生》导演刘雪松: 不被人骂是庸才

娱乐新闻来源:广州日报 2017年12月14日 09:39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我要分享

原标题:

《急诊科医生》导演刘雪松: 不被人骂是庸才

  刘雪松通过监视器监控拍摄效果。

《急诊科医生》导演刘雪松: 不被人骂是庸才

  刘雪松在拍摄现场给演员讲戏。

  从一个小小的配音演员,再到全民热议的电视剧《急诊科医生》导演,刘雪松花了20年。在如今这个他“也不知道问题在哪里”的影视行业里,所有人都需要小跑着工作,甚至“好的睡眠只需要五个小时” 。尽管行业烂戏迭出,批评“小鲜肉”之声不绝于耳,但刘雪松却不想去批评演员。

  在近日接爱广州日报的专访中,他坦露,对于年轻演员,“除非你不要选择他,你选择了就要给他最大的鼓励。”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诗蓝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见到导演刘雪松时,他正在新剧《我们都要好好的》拍摄现场监视器前面,光头、留着一圈小胡子的刘雪松在匆匆忙忙的片场里格外的好认,他手拿对讲机,不时和工作人员交代拍摄事宜。尽管一个月来他每天只睡了不到六小时,但这位导演脸上没有显露疲色,他仔细地盯着屏幕,研究演员的表演细节。

  双子座的“工作狂”

  对讲机里声音不时响起,身边手机微信消息不时在屏幕上闪烁,人们走来走去,调整机位和灯光、传达消息。

  刘雪松有时觉得很焦虑,他时不时会抽一根烟。微信群里不时发来新修改的剧本,尽管新剧已经开机了一个月,但剧本仍在不停打磨修改,有时晚上收工回到住处,过了凌晨他仍会看看当天新修改的剧本。

  时间很紧迫,今年的春节很可能和刘雪松以前无数个春节一样,只能在片场上度过。有时刘雪松很想停一停,等剧本打磨好了再开拍,但他不能,拍摄的时间和周期是由演员的档期决定的。“时间就是金钱”在这里体现得尤为明显,尽管他们每天工作超过15个小时,但一切还是必须小跑着进行。

  “多快好省”成为出品方对导演的新要求,刘雪松经常觉得很矛盾,制片方往往会要求他们拍一部高大上、制作精良的片子,但他们同时也会要求“快”。与十年前相比,电视剧集数越来越多,但拍摄周期反而越来越短。他不愿意牺牲剧的质量,“我只能牺牲自己和团队的健康。”

  尽管每天高强度工作,但刘雪松并没有觉得疲惫,甚至在他看来“好的睡眠只需要五个小时”,开玩笑时他总是将“工作狂”这一特质归结于自己的星座——双子座。“你看双子座,要不然就是很开心的参与,要不然就是积极的策划。”

  他从心底由衷热爱这个职业,“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做好的工作了,我真的特别感谢这个世界有导演这个职业。”休闲时间热爱做菜的刘雪松还精通厨艺,“要不然的话,我就去当厨子吧。”

  从配音到导演

  刘雪松出生在西藏,出生不久父母就带着他回到了母亲的成长地武汉。刘雪松的父亲是部队里的话剧演员,母亲是造型设计师,受家庭文艺氛围影响颇大的他从小就是班里的文艺骨干,当兵时也顺理成章地进了文工团,演小品、快板、相声、双簧都不在话下。在文工团服役的期间刘雪松心里已经有了模糊的想法:要做导演。于是他选择了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戏文系, “要先在文学把控力上丰富自己。”他想,随后再去做导演。

  1997年,从部队出来之后,刘雪松信心满满地准备去考中国戏剧学院导演系。初试和二试时刘雪松心态都很轻松,他甚至没有设想过自己落榜。

  “第一反应是懵了,那大红榜我看了三遍,就是没有(我名字)。”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刘雪松已经站在了中戏旁边的胡同里,他坐在马路牙子上,对面有一队消防战士在演习。他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军营的兄弟们,于是对朋友说他要去昆明,“你去昆明湖吗?要跳湖啊!”回忆往事刘雪松觉得忍俊不禁,不时用肢体动作演示当时的场景。

上一篇:急诊科医生何健一/张嘉译开的车是什么牌子 同款 下一篇:《急诊科医生》收关 王珞丹用“韧性”挑战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