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公安打掉一农村涉黑恶势力,28名“保护伞”_滕州市人民医院

发布时间:2019-05-09 11:21  点击次数:52  来源:成都市京健人民医院

  2018年12月10日,清远市清城区委区政府组织区城综局、区公安分局及龙塘镇等有关部门依法对清城区龙塘镇新庄村委会大沙塘村一违章建筑进行拆除。这幢内饰华丽、高达六层的违章建筑占地902平方米,主体建筑面积超过6000平方米。300余名工作人员分成公证组、搬运组、拆除组和秩序组,拆除计划长达一周。

  今年4月22日,有关部门再次行动,依法对大沙塘村另一违章建筑进行拆除。据了解,这幢在2015年建成的五层豪宅也属擅自侵占当地村民小组集体土地,未经国土等有关部门批准,违法占用土地约2.28亩,其中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约1.9亩。

  这两幢楼的主人,正是大沙塘村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陈某辉、陈某金,而该组织35名犯罪嫌疑人已于2018年4月2日被清远警方一举抓获,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伙以陈某辉、陈某金为首,以陈某添、潘某添、吴某飞等人为骨干的农村黑恶势力,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逐步发展成集抢劫、故意伤害、非法采矿、串通招投标、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行贿、妨害作证等多种违法犯罪于一身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横行乡里、称霸一方、非法敛财,对当地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造成严重破坏。

清远公安打掉一农村涉黑恶势力,28名“保护伞”_滕州市人民医院

    收网行动警力集结现场。 警方供图

  “合法中标”作掩护

  疯狂盗砂日进斗金

  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新庄村委会大沙塘村有村民千人左右,其中陈姓村民占了90%,1971出生的陈某辉就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

  2003年,陈某辉自立门户,做起了河砂生意。初涉河砂生意的他很快就发现了“赚钱窍门”。“法律允许的采砂时间是7时至19时,其余时间均为违法。经长时间摸排后发现,为扩大收入,陈某辉以‘合法中标’的由头作掩护,白天正常采砂,每每进入深夜,就开始肆意盗采。”一名杨姓办案民警说。最疯狂时,从清远英德市黎溪镇到清城区石角镇的北江河段27个标段,近30艘采砂船盗采不停,每日采砂量价值近百万元,可谓日进斗金。

  “打个比方,按规定来说,正常情况下如果投入2000万元,基于对生态环境和水土的保护,一个标段在半年内只允许采50万立方米河砂,利润空间相对是有限的。而该犯罪团伙利用盗采手段,在非法时间段调集多艘采砂船进行盗采,小船每船抽取河砂300立方米,大船每船抽取500立方米,一晚就能有上万立方米河砂,涉案价值远远超出合法采砂的利润。投入巨额资金,实施违法盗采行径,真的可以说是‘背着黄金去做贼’。”本案民警告诉记者。

  为获取合法采砂权,陈某辉等人开设多家公司参与虚假投标,还收买相关负责人,牢牢将当地河砂交易市场掌控垄断。不仅如此,该团伙还利用各种暴力手段打压排挤其他竞标对手。2005年,陈某辉开始涉猎采石场生意,后来逐步扩大到房地产开发、水电站建设等领域。

  破坏农村基层自治

  巧立名目欺压村民

  上世纪90年代起,陈某辉的儿时玩伴、该组织主要头目陈某金便当上大沙塘村支书。有村里这个“官方力量”的支持,陈某辉等人侵占集体利益无疑易如反掌。他们开始把持操控村委村小组选举和农村入党名额,妄图直接培养自己人成为党员,进而成为村委村小组“接班人”。

  为进一步达到以掌控党员投票权的方式来控制当地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目的,陈某辉将其控制的清远市某水电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作为跳板,先后将陈某艺等5名组织成员安插进公司党支部,再将一行人转回本村,牢牢控制村委村小组选举。

  陈某辉并不满足于仅仅控制大沙塘村,他将目光转向了新庄村委会。通过时任龙塘镇党委副书记伍某强(2018年12月21日以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依法逮捕)的暗中操作,将自己的哥哥陈某军推上了新庄村委会书记的位置。

  不仅如此,陈某辉还利用其人大代表的身份,通过虚假捐款、声称无偿提供场所供村民娱乐等形式包装美化自己,利用新闻媒体极力营造“成功企业家”“乡贤”和“爱心慈善家”的虚假形象。

  陈某辉等人利用宗族黑恶势力横行乡里,打压、排挤、驱逐村中反对者,建立宗族事务“绝对话语权”,导致部分村民常年有家难回。一些村民向记者反映,平时在村中大家都不敢聚在一起聊天:“只要凑在一起,他们(陈某辉等人)就以为我们在议论他们,或者密谋些违背他们的事,紧接着就要来收拾我们。与他不和的村民家中如果有红白事,他会找‘马仔’挨家挨户敲门,不许大家参与。”

上一篇:山西省公安厅通报战果:今年已打掉黑恶势力犯_淮北市人民医院 下一篇:充当“保护伞”的辅警受审:迫使被害人与黑恶势力达成和解_金湖县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