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阿坝打砸事件回顾:谎言掩盖不了罪恶本质

发布时间:2019-04-22 16:49  点击次数:184  来源:成都市京健人民医院

  3月16日,星期天,川西北高原阳光灿烂。阿坝县城居民逛街、做生意、转经。谁也没有料到,一场劫难在宁静与祥和中突然降临。

  格尔登寺部分僧人突然冲出寺庙,拥上街头,与一些从县城不同方向赶来的不法分子合流,在主要街道实施打砸抢烧;各莫、甲尔多、安斗等寺庙的部分僧人,冲击乡镇党政机关,打砸抢烧……大量事实表明,发生在阿坝县的这起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是由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是由境内外“藏独”分裂势力相互勾结制造的。

  尤其令世人震惊的是,制造这起暴力犯罪事件的主角,竟然是违背佛教教义的部分不法僧人。

  带头冲击警戒线,带头冲击党政机关,带头实施打砸抢烧,国家法律法规被践踏,佛教教义被抛弃,格尔登寺部分僧人的暴行令人发指

  格尔登寺位于阿坝县城西北角,占地面积1.8平方公里,具有130多年的历史,是阿坝州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庙。目前寺内至少有1000多名僧人。

  3月14日,极少数不法分子在拉萨实施了达赖集团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地处青海、甘肃、四川三省交界的阿坝县境内的不法分子蠢蠢欲动。两天后,暴力事件就在阿坝县发生了,事件的发起者正是格尔登寺的部分僧人。

  3月16日上午11时10分,格尔登寺300多名僧人冲出寺院,冲击、殴打正在正常值勤的民警,高呼“西藏独立”等反动口号,散发反动传单,向值勤民警、武警官兵投掷石块、自制燃烧瓶等物,疯狂打砸抢烧。

  一个叫彭措的僧人在整个事件中起了重要作用。据参与事件的格尔登寺僧人扎花交代,“当日上午辩经结束时,一个叫彭措的僧人站起来,高声叫喊着向寺庙门外冲去,后面的僧人也跟着他一起往外冲。”在游行过程中,“看见旁边有僧人手举‘雪山狮子旗’,我就和他们一起高高举起”。另一格尔登寺僧人格拉则交代,彭措当时手上还举有达赖画像。

  事发之后,彭措很快在现场消失,再也没有回过寺庙。

  目击者称,冲破警戒区后,立即有不少不法分子前来汇合,还有僧人不断从寺庙冲出。

  公安干警、武警官兵在维持秩序的过程中文明执法,始终以克制的态度对待事态,依法处置。上午11时40分,撤退的公安干警、武警官兵被逼进一小巷。“砸死他们!烧死他们!”暴徒喊出了这样的口号。石块、燃烧瓶如雨点一般砸来,尽管有盾牌防护,仍有数十名公安干警、武警官兵被砸伤、烧伤。武警战士曹演灿在洽塘西街路口被暴徒用石块砸伤头部,生命垂危。阿坝县县委办干部王昌懿在执行任务过程中被暴徒用石块击中头部。

  随即,从格尔登寺冲出的僧人裹挟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主要街道继续游行、呼喊反动口号,散发反动传单,冲击党政机关,实施打砸抢烧。一时间,美丽的“高原商贾名城”浓烟四起,空气中弥漫着燃烧物的气味,街道上随处可见燃烧的车子和商铺,整个县城笼罩在恐怖中。

  不少僧人直接参与了打砸抢烧。僧人格登回忆说,他当时冲在最前面,冲过了警察防线,并喊了口号。不法分子仁青彭措交代,在路上看到他们“烧了一个回族人开的商店,这些人中有喇嘛”。“一个穿黑衣服的递给我一个燃烧瓶喊我烧汽车,我不敢,一个喇嘛拿过去就点燃了”。

  下午3点,在部分僧人的煽动下,各莫、甲尔多、安斗等乡,陆续有近千人到县城声援,并再次实施打砸抢烧。河支乡、洛尔达乡部分僧人攻击乡党政机关和学校。3月17日,四洼乡200多名尼姑沿县城洽塘中街、中心街、彭措街游行。但随着武警、公安力量的部署迅速到位,不法分子开始转移攻击目标,打砸抢烧破坏活动在县城周边部分乡频繁发生。安羌、洛尔达等4个乡党政机关办公楼被烧毁。德格、查理两乡发生僧人和不法分子聚集冲击党政机关事件。当晚7时,贾洛乡党政办公大楼、供销社被烧毁,公安派出所遭到冲击,警车被烧毁。

  不法分子的残暴行径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使国家和人民群众蒙受了重大经济损失。永立电器商场经营者彭永凡自1990年来阿坝县从事日杂货经营,经过19年打拼,终于发展到现在拥有10间铺面的规模。16日中午12点钟左右,大约有200余名暴徒拿着斧头、铁棍在街上横冲直闯,他和员工连忙把商场关闭。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暴徒用铁棍将商场卷帘门撬开,用斧头砸电器,用自制的燃烧弹引燃商品……

  “辛苦了19年,一转眼的工夫,我什么都没有了。”彭永凡声泪俱下。

上一篇:驻韩美军“十大犯罪事件”出炉 下一篇:《广安市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举报奖励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