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之“痛”:多数医院只是象征性开设疼痛门

发布时间:2019-12-14 10:35  点击次数:77  来源:成都市京健人民医院

老龄之“痛”:多数医院只是象征性开设疼痛门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崔笑天 北京报道

中国正在加速步入老龄时代。我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达2.5亿,并且还在以每年8000多万的速度增加。要想让这2.5亿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重要的一点是,老人的生活质量应该得到保障。

很多老人随着年纪增长,身体机能大不如前,多种病痛相应而生。面对这些频频出现的疼痛,中国老人最常见的应对方法是:忍耐。

在这些老人的观念中,疼痛并非是一种需要诊治的疾病。家住东北三线城市的徐女士已近60岁,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些年,明显感到膝盖经常疼痛,“一阵儿一阵儿的”,每次持续几分钟,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

同时,徐女士还感觉肩颈酸胀发麻,“需要缓一段时间才能好受些”。而她并不觉得这些疼痛是什么大问题,“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大家都是这样的。”

面对老龄之“痛”,除了忍耐,我们是否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一种新的观念正在深入人心,那就是疼痛管理。

重治疗更重生活质量

北大医疗康复医院疼痛与微创外科执行主任马宏伟博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疼痛管理类似汽车4S店的概念,当你的身体出了问题,有疼痛了,就需要进4S店维修保养,找到哪里出了什么毛病,去维修、更换、改变,再接着去跑,因为生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

马宏伟博士表示,老年人群,特别是到了50岁、60岁以后,主要的几个疼痛病种都进入了高发期。比如脊柱退变性腰腿部疼痛、骨性关节炎性疼痛,在60岁以上的人群中,关节炎发病率可达到50%;75岁以上的人群,关节炎发病率达到80%;还有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这类免疫力降低带来的神经病理性疼痛;最后是肿瘤的疼痛,老年人群也处于肿瘤的高发期。因此,老年人群是需要进行疼痛管理的主要人群之一。

就疼痛管理概念的普及而言,北京等一线城市处在前沿。在马宏伟博士所在的北大医疗康复医院,很多老人都会跟着儿女过来,儿女的观念比较超前,老人的经济条件也都很不错。

有患者家属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家中的老父亲去年做完颈椎手术,很多一起手术的患者术后都直接回家进行修养了,但是自己了解一些相关的知识,就带着父亲来到康复医院,进行术后的疼痛管理与康复训练。

“术后一年左右,先后两次在康复医院进行疼痛管理和运动治疗。现在虽然走路还有些不稳,但生活基本能够自理,比刚刚手术后的状况好很多了。”该家属说,“我不知道那些与我爸爸一同手术后直接回家的病友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但是希望更多人了解康复和疼痛管理相关的知识,更科学的照顾家人健康”。

虽然老人现在身体的疼痛与麻木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是由于家属学习了很多康复的手法与疼痛的相关知识,可以慢慢采用物理和运动疗法等方式,让老人的身体状态逐渐恢复。

老龄之“痛”:多数医院只是象征性开设疼痛门

图为恢复后的老人(患者家属提供)

这是国人观念的一大进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外科教授王振宇对本报记者表示,以前,从病人的角度,我吃了药,做了手术,我这病就算好了。医生也是这样,手术做完了,片子一复查病没了,告诉病人回家吧。实际上,病人的有些症状确实是通过手术治疗好了,但是还有很多的问题影响生活质量,无法参加社会活动,无法劳动。比如颈椎病,或者是其他的脊柱脊髓的疾病,做完手术以后一年两年再去随访,国际上有一个叫SF-36的生活质量量表,涵盖着躯体功能、社会功能、心理功能、精神等内容,用它打分的话,病人病是治好了,但是功能不行,生活质量不行。比如手的活动还是不好,还有麻木,还有疼痛,完不成基本的社交活动。

“疼痛管理的出现,是因为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的层次了。我们已经可以解决心脏病、高血压等常见病,人们的医疗需求逐渐向功能和体验等更高层面转移。”马宏伟解释,“一线城市的老人有疼痛管理的意识,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去做,而那些二三线城市的老人,还没有这个概念,因此目前这方面的市场空间很大,并且是个空白。”

当然,疼痛管理也并不仅限于老人,身处职场的中青年、忍受分娩剧痛的产妇,他们都需要医生帮助其缓解疼痛,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目前,很多职场人群由于压力大、休息少,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身体问题。沈方今年已近30岁,由于从事设计方面的工作,常常需要加班。“有一段时间我连续加班了三四天,每天都到十一二点才回家,脖子一直都是僵硬的,就好像舒展不开了。突然有一天晚上,心脏像被攥住了一样,整个人有短暂的几秒喘不上气,缓了一会儿才好。”沈方说。

上一篇:苏州科技城医院过敏性疾病综合门诊开诊啦 下一篇:喜大普奔!宝石花口腔五家门诊落地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