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一区教育局1年发文503次 下属学校疲于应付

发布时间:2019-04-12 09:19  点击次数:180  来源:成都市京健人民医院

  眉山市东坡区教育局一年下发“红头文件”破500次,一位校长倒苦水称:“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抓教学和管理?”面对关于“文山会海”的未点名批评,教育局称,将改革文件编号办法。但如此改革,真的能治好“文山病”吗?  

  一个部门,一年下发多少红头文件,才会被称为“文山”?2012年度,眉山市东坡区教育局发出署有该局全称的“红头文件”共计503次,给“文山”予以数字注解。

  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从有关渠道了解到,该局局长郑策就此在一定范围群发短信称:承认该局文件编号“破500”,原因系拉通编号不科学。郑策在短信里还表示:“办文工作未做好,造成了不良影响,敬请批评。”

  不点名“文山”教育局长“对号入座”

  1月7日,《眉山日报》4版刊发署名文章《“文山会海”是形式主义首害》。作者是眉山日报记者苏兴全。

  苏兴全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前段时间,一位校长聊天时倒苦水称:“现在开会,一场接一场,文件一年的编号已突破了500号,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抓教学和管理?”

  听完“苦水”,凭借职业敏感,苏兴全撰写了这篇约530字的短文。内容从校长倒苦水说起,然后提及还存在“会议时间长”、“汇报材料更需‘精益求精’”等现象,并一针见血地指出:“‘文山会海’已成为形式主义首害”。苏兴全说,刊发这则短文目的很单纯,即善意地提醒个别部门领导,“要有勤政的理念,开明的思想,务实的作风”,让校长们从“成天奔忙于‘文山会海’”中摆脱出来,把精力主要用于教学管理。

  尽管这则短文“未点名”,不过,刊发当天,东坡区教育局长郑策“坐不住了”。据了解,上午8点半左右,郑策致电眉山市教育局主要负责人“告状”称:苏记者的文章影射东坡区教育“文山会海”。不过,这位负责人对此“一笑了之”。之后,郑策又致电眉山日报社负责人。“具体内容不清楚。不过,我没有失实,报社至今没有批评我。”苏兴全说。

  后来,该局党委书记石冬如还向苏兴全解释“破500”原因,系拉通编号不科学所致。7日晚8点过,郑局长群发短信给全区校长,解释下发文件缘何“破500”。苏兴全坦言,短文中提及的“个别教育部门”,指的就是东坡区教育局。该局在2012年下发“红头文件”的次数,的确超过了500次。

  上头发文破500 下头佐证材料超千份

  东坡区教育局“红头文件”的编号,是否真的一年“破500”呢?这一点,华西都市报记者从东坡区多位校长处得到了证实。据校长们提供的、署有“眉山市东坡区教育局文件”字样的“红头文件”显示,2012年2月15日,该局下发“1号文件”,2012年12月27日下发“503号文件”。503份“红头文件”中,有“东教办发”,也有“东教研发”,还有“东教人发”等等。

  校长倒“苦水”:文多、汇报材料更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说,日常工作中,不仅会多、会长,而且“发文”也多。“起初,很多校长没有在意文件多现象。当拿到499号文件时,大家这才开始议论:今年文件要破500了。”

  这位校长说,文件多背后,还藏着一件让学校“最头疼”的事情:学校须按照文件要求做佐证材料。如校园内是否有标准旗台,旗杆是否悬挂国旗。检查时,这个一眼可见。但按要求,学校必须拍照附说明,作为材料存档。

  局里来学校检查,不看别的,就看“佐证材料”,无材料便会被扣分。而且是少一份材料,即按项扣分。“据不完全计算,每个学校每年须完成的佐证材料,几乎都要超过千份。”

  发的全是纸文件 一年文印费或超五万

  “教育局对学校实行目标化管理,因此,这些材料必须备齐。否则,校长就会背书。”有校长坦言,所谓“佐证材料”,其实就是迎检材料。于是,为了应付检查,很多学校都会不同程度地“发水”。“反正装满作数,根本不会在意质量。”当然,尽管造假,还得有人去干。因此,文件背后的佐证材料,不仅增加了学校工作量,还增加了学校的开销。

  还有校长替“东坡区教育局”算了一笔账:教育局下发的红头文件,全部是纸质文件,平均每一份文件页码至少四页纸。按目前打印市场价1元/页计算,一份文件需 4元,503号文件至少需花费2012元。东坡区全区有教育机构100多所,每一号文件至少需复印100份,按复印市场价0.3元/页计算,一份文件的复印费为1.2元,100份则需花费120元,全年所有下发文件的复印费共需60360元。按此估算,教育局一年在“红头文件”上花费的经费,可能已经超过5万元。

  “办文工作未做好” 文件改分类编号

上一篇:遂宁高级实验学校开展快乐英语多彩校园活动 下一篇:眉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周吉华赴通惠小学考察“